浅笙若汐

纸短情长·Lost

※BE预警
※略ooc
前文:
Secret
Wrong or Right

“我喜欢你。”
.
斯科皮·马尔福和罗丝·韦斯莱在一起了,一切的一切在其他人眼里都是顺理成章。
是斯科皮先表白的,这么多年了,终于捅破了那层玻璃纸。
他们这些年,说难难,说简单也不简单,一直都在误会对方,却没有真的选择放弃对方。
.
“斯科,给你。”
罗丝低着头把手伸到斯科皮面前,手中有一束包装精美的红玫瑰。
“怎么突然给我送花了?”
“这个嘛…就是…嗯…今天是…我和你相遇十一周年,然后又是我们在一起两个月,所以…”
斯科皮笑着看向站在自己对面的人,接着她的话继续说下去。
“所以你送我礼物然后再去那个地方玩?”
罗丝猛的抬起头,“是的!斯科你不介意再去那儿玩吗?你之前不是说太幼稚了吗?”
“好啦,那都过去了,虽然幼稚,但不过让你开心最重要啊。”
“这才对嘛~对了,那束花你好好看看,说不定能发现惊喜!”
“惊喜?”
“对呀对呀,你仔细看看。”
“没有啊。”
“你再仔细看!”
.
在那不久后,马尔福家和韦斯莱家开始想方设法让他们俩分手,他们起先是一起反抗,到慢慢觉得累,再到最后的不得不放弃。
临分别前,斯科皮对罗丝说了一句话:“我希望你之后结婚了一定要告诉我,这样我就可以过去抢婚,把你抢回来。”可没想到,这竟是他们最后一次相见。
.
斯科皮按照家里的安排娶了一个家族之间有交集的女孩,可以说是家族联姻。他们在一起不是为了爱情,而是为了马尔福家传宗接代。
他的妻子安娜塔西亚·沃特斯顿知道他爱的人不是自己,自己也不喜欢他,也知道他们的婚姻只是为了传宗接代,但她不想再这么互相耽误下去,尽早断了吧。
.
斯科皮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么多年来再次受到关于罗丝的消息竟然是她离开了,离开了这个世界。
接到消息的那一刻,他整个人没有站稳,摔倒在椅子上,嘴里一直呢喃“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然后缓慢无助的走向卧室,在床头柜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里面放着一条手工制作的项链。这是罗丝那天说的“惊喜”——她用了几个星期做出来的项链,上面有她一刀一刀刻出的名字,还有她雕的代表两人的图案。这条项链一直被斯科皮完好无损的保存着。
.
“罗丝……”
.
斯科皮来到了墓地。
他看到了罗丝的墓碑。
真想把她的姓改成马尔福,再在前面加上一句“斯科皮·马尔福之妻”,可惜……
缓缓跪下,手里的花束掉落,泪水断线似的往下掉。
手轻抚碑上的照片,眼里有些许情绪流露出来。
“罗丝……”
【我叫罗丝·韦斯莱,我们能做朋友吗?】
“你在那边还好吗?”
【我说,你异性缘这么好真的不怕一些人误会吗?】
“你有没有想我呢?我很想你啊。”
【原来你也坐公交回家啊,我们以后一起吧!】
“你还不知道呢,之前我那么努力就是为了让你注意到我,毕竟面对你,我还是有点自卑。”
【呐呐,斯科我给你说哦,我喜欢的人了!】
“没想到啊,本来会以为你能忘了这些,重新幸福的生活呢,你怎么忍心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啊!”
【哎?真的吗?斯科你好厉害啊!】
“你知不知道,没有你,我就等于失去了一切?”
【我也喜欢你,喜欢了好久。】
“你要记住啊,我爱你,只爱你一个人”
【那好吧,记得天天给我打电话啊。】
“所以说,你要在那边等着我,等我过去,然后我们一起转世好不好?”
【斯科皮,再见,再也不见。】
“来世,我不是马尔福,你不是韦斯莱,我们一起经历风风雨雨,一起走到白头。”
【仍然爱你。】
“I miss you.But I missed you.”
我想你。
但我错过了你。
.
男人终于忍不住痛哭,嘴里呢喃着日夜思念的人的名字。
终究还是失去了她,原本相爱的人也没走到最后。
.
He lost her and everything he had.
-Fin.
@penxacola  @小彩  @_凉栀-莉雅°  @清燧

纸短情长·Wrong or Right

※现代无魔法预警
※双向暗恋预警
※ooc预警
※暗恋者斯科皮的自述

前文:Secret
我是斯科皮·马尔福,十六岁。
我暗恋一个人,没错,就是罗丝·韦斯莱。
.
也许是第一次见她的时候;也许是她接近我的时候;也许是在马路上和她偶然遇见的时候,我就觉得怦然心动。
我是个不太善于把情感外露的人,所以我伪装的很好,几乎所有人都看不出来我在想什么,或是对谁有好感,她也看不出来。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异性缘比较好,应该是我长的太帅?再或者是我很阳光,是个暖男?不管原因是什么,它导致我有很多绯闻,一开始我都会极力解释,多了久了就烦了,总觉得我什么都不说就能过去了,但不过不是的,他们反而会越说越厉害,这不是关键,关键是罗丝也会跟着一起说,这真的令我感到很郁闷。
.
在一次体育课上,她跟一些女生围着我,问我到底喜欢谁,刚好我对面坐着是她,然后用无比真诚的语气说“我喜欢你”,看着她先是楞了几秒,接着有点反应过激,我想她是不是被吓到了,不对不对,这反应是不是不喜欢我?
不久之后,突然就有了我和她的绯闻,我知道后很开心,但还是跟之前一样,装作不知道,不管不问,任由他们乱说。倒是她,一直在向他们解释,虽然说有时候会陷入他们坑里,然后再脸红,但不过还是挺傻挺可爱的呀~刚好,骗来做媳妇。
有时候她在班级哭,我会很心疼,却不该过去安慰她,毕竟我们两家的事不好弄,传大了她也会受到牵连。
.
说真的,在她面前不免会有点自卑。
她学习和成绩比我好,身高比我高,比我大整34天,再加上她本身做班委做多了的气势,我真的有过“不配喜欢她”的想法。还好,她早都不长了,我还在长高。
.
家族的事对我们影响很大。
两家的不和从很久以前就开始了,现在因为我和她走的近的原因,两家之间的关系稍微微有点点缓和,但不过我被家里人警告过,说是交朋友可以,涉及到谈恋爱或结婚是肯定不行的。我唯一的选择只有听从,没办法,就算是为了她,也为了我。
.
我猜想过她是否喜欢我,但不过其他朋友说,她不喜欢我。
我知道,暗恋很艰辛,Its like a secret.它很美好,很甜蜜,却时不时的有困难在前方挡着。你不可能与那个人携手渡过难关,只能独自面对,之后是苦是甜,再或者是被迫放弃,谁都说不准。
.
我有想过,喜欢她是错,还是对。经过了这么多,也这么久了,我真的不知道,不想知道,不愿知道,因为我怕。我怕真的是错误的,我怕知道后我会崩溃,也怕,她不喜欢我。
.
喜欢,就要长久点,管他苦不苦累不累。既然当初喜欢上了,就要学会坚持,学会击退那些苦与累,不要太自卑,喜欢的同时要过好每一天。至于那些错或对?管他呢!青春不留遗憾,该放肆就放肆一回,过去的再也回不去了。

-Fin.
@小彩 @penxacola  @清燧  @_凉栀-莉雅°

【斯罗】纸短情长·Secret

※现代无魔法预警
※女主暗恋向预警
※ooc预警
※来自一个暗恋者的自述

我叫罗丝·韦斯莱,十六岁,是一名高一生。
我有一个秘密,这个秘密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个秘密已经隐瞒了五年了。
我喜欢斯科皮·马尔福。
是的,喜欢了整整五年。
.
我和他从小学一年级就认识了——因为我们小学是一个班的。说实话,从四年级之前我就没怎么注意过男生,对他们仅仅是同班同学而已。五年级,因为一个朋友的原因,我开始渐渐与小部分男生打交道,然后,就不知不觉的,渐渐喜欢上了他。
真是奇怪,我为什么会喜欢他呢?
我不知道,这真的无法回答。
不久后,突然班里传出了我和他的绯闻,他却不管不问,照样该干嘛干嘛,但不过,我和他还算好的关系,似乎不经意间有些疏远了。
还好,那一阵过去了就恢复了。
九年连读的原因,让我和他初中还是一个班,他还是我唯一的异性朋友,我还是他关系较好的同学。
到了高中,很幸运跟他去了同一所学校,又成了同班同学。我还是那样,不怎么跟异性接触,在同性圈里混的很好,他也还是那样,异性缘很好,朋友大把大把的,很招人喜欢。
我朋友经常问我,你有没有喜欢的人,我很想回答“有”,但是那个字总是说不出口,一张口就变成了“没有,我也不知道我喜欢谁”。
.
从喜欢上他的那一刻开始,这件事就成为一个秘密,永远不会有人知道。
.
我喜欢他,却不敢喜欢他。
撇开现在的情况不说,我们两个家族从很多年以前就开始对立,两边都互不顺眼,一见面就吵,虽然说现在没有那么厉害,如果让家里人知道我喜欢一个马尔福的话,整个家有可能就翻天了。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他不一定喜欢我啊。
小学的时候他开过玩笑说“喜欢我”,我信以为真了,直到知道那是玩笑后,我也没有太伤心,毕竟被他开这种玩笑的对象也不多啊。
.
他也许是我见过闹绯闻闹得最多的一个,从小学到高中,不算上我也有好几个人了。
我因此变得有嫉妒心,又有点自卑。
看他跟别的女生交谈会吃醋,跟别的女生接近也会吃醋,甚至晚上回家后偷偷躲在被子里痛哭一场,嘴上说着“放弃吧,不要喜欢他了”,然后第二天醒来什么事也没有了。
真的不知道我是怎么坚持五年的。
.
我看其他人都能看透,唯独他,怎么也看不透。
.
We are just friends,
just classmate.
这是永远无法改变的。
.
我告诉过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要说出这件事,因为这件事本身就是个秘密,况且秘密说出会招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还不如不说。
五年了,什么事没经历过,什么挫折没受过,无数次想放弃,无数次重燃希望,我不知道未来会不会还是这样。
But I Always know,
I still like him.
.
我想,如果在未来的某一天,他突然问我“你喜欢的人是谁啊”,我一定会回答:
“一直是你。”

-Fin.

纸短情长·你好,我的人

罗丝·韦斯莱是个情话高手,仗着自己颜值还不错就到处撩人,见一个撩一个,不管男女,撩完就走,但是不怎么受学校里的教授喜欢——因为她成绩不大好。
为此她的妈妈赫敏·韦斯莱很是苦恼,可无奈,小丫头怎么说都不听。她从之前的“一定要好好学习,不要天天太活泼,女孩子要矜持”慢慢变成了“你只要不违反校规就行”。@
.
斯科皮·马尔福对罗丝·韦斯莱这一号人物很耳熟,教授们总是在与他进行讨论时提起这个人,每次都说“她虽然聪明但就是不用功”“如果她把说情话的精力分给学习一点就好了”什么的,然后再重重的叹一口气。
教授们给他说的话使他对罗丝·韦斯莱产生了很大的兴趣。
.
“哦,马尔福先生你来了,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是什么事,麦格教授?”
“是这样的,马尔福先生,想必你也知道韦斯莱小姐的情况,本来我们可以不管她的成绩,但是马上就要到O.W.Ls考试了,我们不能让韦斯莱小姐以这样的成绩去对待O.W.Ls考试,所以说我们请你帮她补习。”
斯科皮这才注意到麦格身旁的女生,细细打量一番——嗯,长的还不错就是红色头发比较乱。
“好的麦格教授。”
待麦格走远了,罗丝松了一口气,换上一副平常的笑脸,伸出手道,
“你好,罗丝·韦斯莱。是不久后你心里的那个人~”
斯科皮努力装作自己没听见后面那句话,也伸出手,“斯科皮·马尔福。”
.
斯科皮给罗丝补课已经有一个月之余,每次补课他都感觉自己像是麻瓜万能的手机一样,不管是最擅长的黑魔法防御术还是最讨厌的魔法史,样样有问必答,一教就会,甚至有好几次觉得罗丝故意不会的,当然除了情话。
现在斯科皮遇到了世界上最大的难题——如何应对罗丝的情话炮弹。像什么“只要你一直在我身边,其他东西不再重要”,或者是“每天早上看到阳光就想见到你”,再或者是“假如你是一株曼德拉草,我也愿意忍受所有的艰辛来抱着你”。总之每次都会在措不及防之下弄得他哑口无言。
.
罗丝这些天的变化和她亲的人不是没看出来。
见一个人就撩,撩完就跑的情话高手尽然能在一个人身上耗费这么长时间,以前一个人最多撩一个星期
就腻了,现在已经连续一个多月了还是天天兴致冲冲的,时不时嚷嚷着“对别人我只是出于我的兴趣爱好,可对他是认真的”。
然后的然后,他们就在一起了。
.
在大家看来,斯科皮和罗丝在一起纯属意外,毕竟两个人的差距有点大。
可当事人斯科皮·马尔福先生表示“没事啊,学霸和学渣,刚好可以互补啊。”
当被问到他们是如何在一起的,斯科皮只记得那天她笑盈盈地向他伸出手,然后狡黠地冲他说,
“你好,我的人。”

-Fin.

@_凉栀-莉雅°  @清燧

纸短情长·君の名は。

我想这就是一见钟情。
斯科皮·马尔福想到。
.
“喂,斯科,你再不起床就赶不上第一节课了!”
艾伦·格林特的吼声瞬间充满整个斯莱特林地下室。
“唔…吵死了!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斯科皮说着把头底下的枕头抽出,往声音来源处砸去,当然,完成这些动作的过程中依旧是闭着眼的。
稳稳当当接住,“亲爱的斯科皮少爷,我只想说,第一节课是您‘最喜欢’的变形课。”
“我马上起。”
.
“斯科,又起晚了?”
“嗯……”
“你最近是怎么了,老是晚起。”
“应该是马上要O.WLs考试了,我们斯科皮少爷要拿到全部优秀,所以每天晚上奋笔勤书,在我们不知道的情况下学到很晚,是不是,斯科?”好友阿不思·波特用胳膊撞了一下斯科皮,打趣道。
“嗯。”斯科皮嘴上应付着,思绪飘到昨晚的梦里。
.
红色头发的少女笑着跑到他面前,头发因为跑动后显得更蓬乱了,可少女却不在乎,牵过他的手漫步在校园的每个角落。她在那滔滔不绝地说着,他在那专心致志地听着。
少女很喜欢看书,所以他经常陪她去图书馆,看着她不停的在书中穿梭,拿了一本又一本的书,然后任由她拉着自己坐下跟她一块看书。
他们一块还去过霍格莫德,在三把扫帚酒吧喝黄油啤酒,在尖叫棚屋施咒吓对方,甚至是在帕笛芙约会。从始至终,他柔情似水,她笑靥如花。
.
她长什么样来着?红头发?长长的很蓬乱?不,也许是短发。浅棕色眼睛?不不不,肯定不是。巧克力色或蓝色?不对,不对。可恶,怎么就是想不起来了呢?
斯科皮看着被自己写得一团乱的牛皮纸,烦躁地抓抓头发。
“哦,梅林——”
.
说起来也有一段时间了。
不知从哪天起,斯科皮的梦中出现了一个少女,这个少女看起来很平凡,却有一种很大你吸引力——因为斯科皮第一次梦到她就喜欢上了她。
他们在梦里相处,在梦里了解对方,在梦里嬉戏打闹。
斯科皮知道这都是梦,所以他更加珍惜,这就是他天天不愿起床的原因。
可每当梦醒时分,在梦中的事会淡忘许多,梦中少女的模样也只能模模糊糊在脑中留个大概。
她很爱笑,她笑起来很好看。
这是斯科皮最深的印象。
.
“呼——终于下课了!”艾伦伸个懒腰,“变形课还是一如既往地无聊啊!”
“如果你想O.W.Ls变形课通过的话就少说点话多学吧。”阿不思毫不客气的回话。
“知道了,小阿尔。”
“哎?表姐表姐!”阿不思突然往一处挥手。
“嗯?这不是阿尔吗,你们下课了?”
“嗯,那表姐,我们先回宿舍了。”
“拜拜,记得好好复习,不要老来找我补习了。”
从那个少女驻足开始,斯科皮就一直盯着她看,渐渐的,她与脑海中的模糊的印象重合,就是她没错了,梦中的红发少女,就是她。
斯科皮回过神来,她已经走远了,他把手里的东西往艾伦怀里一塞,留下一句“我还有点事你们先回去吧”就往罗丝走的方向跑去。
“这家伙最近怎么了?突然不正常了?”艾伦问阿不思。
“不知道,我们先走吧。”
.
他追上她,伸手拉住她的胳膊。
罗丝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转头一看却看到了一副熟悉且陌生的面孔。
他弯下腰喘气,她却笑了。
“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他站直了身子,咧开嘴笑了。
“你的名字是?”

-Fin.

Rose小姐的追夫之路(论坛体)

主题:向大家问一个问题(๑• . •๑)
1L  泡在书里的小玫瑰  楼主
等我组织好语言慢慢说哈~
2L  路人乙
前排围观,是什么问题
3L  比比多味豆
围观围观
4L  泡在书里的小玫瑰  楼主
你们帮我分析一下啊,我是一个?学院的女生(保密保密),在一年级的时候爸爸告诉我别惹?院的人(保密保密),尤其是M家。但不过经过这几年,我对M家从讨厌到不讨厌,对他们的看法和态度也慢慢变好。S跟我同一个年级,我们第一次在火车上碰见,但不过因为他是M家的所以就没理他,在我的观察后发现,他真的是什么都好!每次考试排名都是紧跟着我,魁地奇和魔药尤其突出,这让我很有压力的。(跑题了……)之前,我对他是充满敌意的,但不过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会时不时的想起他,一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的就是他的样子,看到他跟别的异性接触就会有点在意,我这是怎么了????
5L  我就是王
楼楼你应该是喜欢他哦~
6L  不想起名字
楼上+1
7L  比比多味豆
楼上+2
8L  路人乙
楼上+3
9L  小盆友啊小盆友
楼上+学院分数
10L  楼上该吃药了
楼上+论文字数
11L  泡在书里的小玫瑰  楼主
啊!??!!?我……我喜欢他?!不可能吧……
12L  恶作剧之王
楼楼,喜欢就是喜欢,别解释,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
13L  泡在书里的小玫瑰  楼主
我突然发现上面有我认识的人,还好我又弄了一个号,换了一个ID,要不然早就有人知道我是谁了!(我保密工作做的好吧!)
14L  兔子兔子耶
发现有八卦 @霍格沃茨八卦团
15L  霍格沃茨八卦团
谢谢上面的亲的艾特,要不然会错过一个大好的八卦的(゜ロ゜)
16L  我就是很帅
楼楼前面说的情况,我好像有点熟悉……
17L  扔个粪蛋给你
楼楼,根据你上面说的情况,你肯定是喜欢他啦,不要不承认嘛。还有,爱!就要大声说出来!
18L  送你一个么么哒
说到“M家”和“S”,我倒是想起了一个人,不知道是不是
19L  考试神马的最讨厌了
惊现吧主大大,给吧主大大请安,吧主大大万福金安!
20L  好喜欢吃呀
给吧主大大请安,吧主大大万福金安!
21L  魁地奇→_←
给吧主大大请安,吧主大大万福金安!
22L  送你一个么么哒
免礼免礼
23L  泡在书里的小玫瑰  楼主
吧主大大来了?!?!!!欢迎欢迎!话说吧主大大想到了谁?@送你一个么么哒
24L  送你一个么么哒
》》》回复 23L:当然是……应该不是啦,没有了没有了。话说楼楼你不给我们透露点信息?这样好帮你制定个量身的计划啊是不是?
25L  泡在书里的小玫瑰  楼主
既然吧主大大都说了,那我就给你们透露一下吧!!
我是RGW,O.W.Ls学年与N.E.W.Ts学年之间的年级(这么明显肯定知道了(。ì _ í。))。至于那个“他”嘛,和我同一个年级,成绩一般来说都在我后面(◛ิcω◛ิ),嗯……长的还行。就酱紫。
26L  泡在书里的小玫瑰  楼主
ヽ(*´∀`)ノ゚
27L  我有一个学霸姐姐
嗯……有点熟悉的样子……是谁呢???
28L  路人乙
《《《回复 27L :不知道呢~~
29L  比比多味豆
楼楼你跟我一个年级哎!
30L  泡在书里的小玫瑰  楼主
《《《啊?!真…真的吗?(怎么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31L  小仙女驾到
哇!好久没上论坛了,居然发现有八卦!
32L  恶作剧之神
让我来好好分析一下。。
33L  bling bling的绿眼睛
dd
34L  好喜欢吃呀
楼楼那么你喜欢他,他喜欢你吗?
35L  泡在书里的小玫瑰  楼主
《《《回复 34L:不知道呢…哎哎哎?我没说喜欢他啊!
36L  泡在书里的小玫瑰  楼主
话说最近不知道怎么了,走到哪都能碰到他,而且每次他都特别喜欢过来逗我,逗完就走,就跟…
37L  我有一个学霸姐姐
《《《回复 36L:调戏似的,对不对?
38L  泡在书里的小玫瑰  楼主
《《《回复 37L:Bingo.哎不对?你怎么知道的?
39L  我有一个学霸姐姐
《《《回复 38L:只是因为你的情况跟我认识的一个人的情况特别像。

他们这一生

#私设预警

「初相识」
他与她四岁时在幼儿园相遇。
当时的她正在为妈妈给她做的名牌被弄坏了而委屈,
他在那进行了人生中第一次的推理,
他为了她而撒谎,
拼尽全力护她安危,
只因他对他一见钟情。
「小学」
他可能是因为身边同学的话和自身的傲娇吧,
开始要求她如果要叫对方一定要叫彼此的姓,
她却因此不大开心。
他经常晚上带她出去冒险,
每每回来都会被她的妈妈骂一顿。
她爸爸妈妈分居了,他想尽一切办法帮她,让她妈妈回去过七夕;
她和同学们玩捉迷藏,也只有他能找到她;
他因她脸红,却嘴硬的说“是夕阳的关系啦”。
「初中」
他开始接触大案子,
因此经常逃课,
几乎每次都是她给他打掩护。
有一次,因为一个案子,
他和她吵了起来,
两个人冷战了一个星期,
是放学路上的一首《奇异恩典》,让两人重归于好。
「高中」
他渐渐出名了,
“日本警察的救世主”,“平成时代的福尔摩斯”都是外界给予他的称号,
他经常收到粉丝的信,
而她会为此而感到不开心。
.
他的妈妈邀请他和她去纽约,
回去时刚好遇到了莎朗·宾亚德扮的公路恶魔,
他和她救了那个公路恶魔,
问他救人的原因,
他说“也许杀一个人需要动机,但情急之下救个人,是根本不会考虑太多的。”
因为他的一句话,
结束了他长达十二年的单恋,
他和她,也变成了两情相悦。
.
可谁知,他会突然消失,
毫无音信,
只知道他去破一件很大的案子,
而她的身边,
却多出了一个叫做江户川柯南的7岁小朋友。
江户川柯南的出现代替了他,
却代替不了她心里的位置。
「大学」
江户川柯南消失了,他回来了。
.
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出名,
她对他消失时经历的事感到震惊。
她终于知道他撒谎的理由,
她从众多选项中选择原谅他。
他和她成为了众人羡慕的情侣,
但还是像往常一样打打闹闹,偶尔拌拌嘴,
有时候会因为案件而抱怨。
「“我们”」
他和她,终于成为了“我们”,
在众人祝福的目光下走进结婚殿堂,
他掀开了她的头纱,
吻住了她。
这一吻,
代表着他们将走到永久。
「将来」
他和她坐在庭院里的椅子上,
看着孙子孙女在玩耍,
不禁觉得时间飞逝,
当初的“平成时代的福尔摩斯”已经子孙满堂,幸福美满。
这就是他们的一生。
End.

下一生,我们一定要走到白头

#贴吧已发
#BE预警
#虐向

这一天,是工藤新一活了这二十几年最痛苦的一天。因为这一天,兰走了,兰肚子里的宝宝也走了,永远的走了,去了另一个世界。
工藤新一目睹了兰的离去,从威胁到绑架,最后再开枪。他很后悔当时为什么没有好好保护兰,他后悔自己当时没有待在家里陪兰,一心只想着解决案子。可是,后悔又有什么用?兰能回来吗?宝宝能回来吗?
他把一切的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认为全都是他的错。
.
在工藤兰的葬礼上,大家都哭得不成样子,除了工藤新一。
工藤新一那时异常冷静,只在一旁沉默不语,整个人看上去像丢了魂似的。
葬礼结束后,工藤新一留了下来。等所有人都走尽时,他终于忍不住自己的情绪,跪坐在了地上,放声痛哭。
.
【我真的好喜欢新一哦!】
兰,我爱你,非常非常爱你。
【以后不要再叫我爱哭鬼了!】
兰,我不会再叫你爱哭鬼了。
【新一是个整天只会推理的笨蛋!】
兰,我以后不会再只想着推理了,一定会多想想你和宝宝的。
【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一定会找到你的。】
兰,为什么这次我找不到你了,在哪里都找不到?
【我喜欢你,比地球上任何一个人都喜欢你。】
兰,你怎么能狠心把我自己一个人留在这儿?
【我得每周去新一家打扫啦!】
兰啊,你说我自理能力本来就不好,现在你走了,我以后该怎么办呢?
【工、工藤新一,樱花班。】
对了,兰,你还不知道我初恋是谁呢,我告诉你哦,在四岁我们俩刚刚见面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你了呢!但不过真没有想到我居然单相思了你十二年,你说说你需不需要补回来?
【兰姐姐,新一哥哥说请你一定要等他回来,他说他拼死也会回来。】
兰,看来这次换我来等你了,但不过,你在那边要过的好好的,要不然我会心疼的。
.
“兰?”
“新一,你怎么了?”
“兰?你怎么……”
“我回来了,新一。”
他冲过去抱工藤兰,但不过一碰到就化为灰烬。
“兰?你在哪?兰?”
一转头,他看到工藤兰被琴酒绑架,被琴酒带走。工藤兰在那里拼命反抗,他却被什么东西钉住似得,怎么挣脱也挣脱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看着兰一步一步面临死亡。
“砰——”
“新一,我和宝宝…要、要走了呢……”
“要照顾好自己…好好…活…下去……”
“兰——!”
工藤新一猛然坐起,手捂着胸口,急促地喘着气。
“果然,是梦呢。”
“兰……”
手轻轻抚摸着旁边的位置,仿佛那人就正在这个位置上安稳的睡着。
.
工藤兰去世后的第二月,工藤新一开始天天酗酒,原本的一点点工作也全都推了,整天拿着酒瓶往嘴里灌。为此,他周围的人都一直在劝他就算再痛苦也要以身体为重,可是,谁能懂他的痛呢?
某一天,服部平次问他,“以你现在这个样子,还能做什么呢?”
他的回答是:
没有兰,我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用呢?
说实话,在兰死后我真的想过去死,但是,兰在走之前给我说,我一定要带着兰和宝宝的那份好好活下去,所以,就算工藤新一不想活了,为了他们,我工藤新一也要替他们活下去。
.
工藤新一买了一束花,来到墓地。他把花放到工藤兰的墓碑前,手轻轻抚上她的黑白照,眼里满是柔情,然后坐下来跟他的天使和宝宝说话。
.
兰,我过得一点都不好哦,没有你在身边,总感到不适应呢。
兰,我好想你和宝宝啊,你们回来好不好呢?
兰,我告诉你哦,现在换我来等你了,很抱歉之前让你受了太多苦,你一定要原谅我。
宝宝,在另一个世界一定要保护好妈妈哦,你妈妈很笨的,我不放心她。
兰,答应我,如果有下一生,我们一定要走到白头。

–Fin.

我一直在寻找你(贴吧已发)

#HE
#略崩预警
#文笔渣请见谅
「一」
清晨,阳光洒进了工藤宅,可是这个房子的主人似乎不愿意醒来。
闹钟取代了以往的叫喊声,床上的人皱了皱眉,翻身把闹钟关了。
他不想醒来,也不愿醒来。他想看看她,想和她待在一起,哪怕只是在梦中。
闹钟关了后,他再也没有睡着,紧闭着眼睛在床上躺着。
“兰,你这次可真听话呢。”工藤新一想到。
.
六年前,工藤新一十八岁,距他变成江户川柯南的时间已经有两年了。在这两年,他曾无数次和黑暗组织做斗争,他也无数次的奇迹般还生,在最终决斗的那天,他怕自己会在战斗中死去,临走前用工藤新一的声音给毛利兰打了个电话,内容很短,短到她连他的名字都来不及叫,短到只有七个字——
“兰,不要再等我了。”
.
黑暗组织被消灭,江户川柯南也吃下了APTX4869的解药,变回了工藤新一。
.
“回来了呢!”工藤新一当时是这样想的。
.
推开工藤宅的大门,屋子里的一切都跟两年前一样——书架上的书一本都没动,自己和爸妈的房间也跟干净,明显有人来打扫过的痕迹。
“兰这时候应该在上课吧,等放学后我给她和惊喜。”
就在想着怎样的惊喜更好时,突然接到了铃木园子的电话,本想让她一块想想惊喜,却没想到对方给自己带一个噩耗——兰失踪了!
工藤新一慌了。一向遇事沉着冷静的他居然慌了。他开始不停的寻找她。给她打了无数个电话,把所有能跟她扯上关系的人都找遍了,跑遍了世界各地,仍然没找到。
.
服部平次起身去打开门,看到好友面无表情地站在自己面前。本想打趣的话刚到嘴边就收了回去。
“工藤……你没事吧?”
“没事。”说完工藤新一强迫自己微笑起来。
“别笑了,比哭还难看。”随后又补充一句,“进来吧,别在外面傻站着了。”
“嗯。”
.
那天,工藤新一喝了好多酒,拉着服部平次倾诉这几年自己的痛苦。
“服部,你知道吗?在我变成江户川柯南的那一天开始,兰就一直在等我回来。我每次用工藤新一的声音打电话过去,她都会说‘新一,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每次听到这句话,都特别想对她说我就是柯南,可是每次说出口的却只是‘兰,等我回来’。服部,她等了我两年,这两年我都看在眼里,她每天晚上都抱着我的照片,有时她看着看着就哭了,边哭边说‘新一,我好想你啊’。她这两年哪一天不痛苦?最后,我本以为她不会听我的,结果……结果是我亲自让她走的。而我现在,找不到她了,在哪儿都找不到,她也没有留下任何东西给我。”
酒,一瓶一瓶地被灌下肚,工藤新一逐渐神志不清,但不过说话的动作却一直没停下来。
.
“服部,我把她弄丢了。”
「二」
“工藤老弟,又有案子了。”
“嗯。”
二十四岁的工藤新一已经在警视厅工作,与好友服部平次是同一个部门。
.
这六年来,工藤新一的周围发生了好多变化。
服部平次与远山和叶,哦不,现在已经是服部和叶,半年前结婚了。毛利小五郎和妃英理和好了,现在也不分居了。灰原哀已经动身飞往英国,说是不想待在这个走着不快乐的回忆的地方。高木警官向佐藤警官求婚了,现在正在筹备婚礼。
但是,毛利兰多年的挚友铃木园子却一直没什么变化,和京极真一直不结婚,说是一定要等兰回来才结婚。
.
这次的案子可不简单,犯人是国际通缉的小偷山下野智,经常偷有着年代历史的老古董,如果没偷成功就杀人,放火烧,枪杀,刀杀,等等等等,在世界各地犯案,最近刚刚来到日本。
.
此时的机场,一位戴着墨镜的女子踩着高跟鞋向出口处走着。凡是身边走过一个人都忍不住回头看几眼。
.
另一边——
“快,快,山下野智要到机场了,身上还带着炸弹,立马行动,不要让他伤到无辜的人!”
“是!”
山下野智怀里抱着一个大包裹,显然是偷窃的古董,手中握着一把刀,裤兜里揣着一把枪,炸弹绑在身上,正朝着人群密集的地方快步走去。
“让开!别挡道!”
密集的人群立马向四周散开,给山下野智空出了一条道。
这时,警视厅的人从后方追了上来,想尽快阻止他逃走,或者是引爆炸弹。
山下野智已经察觉到警察追了上来,于是扔下怀里的那一包东西,从慌乱的人群中挟持了一个人。
“我告诉你们!如果你们再敢上前一步,她就没命了!”
山下野智边说边把刀架在人质的脖子上,每说一个字,手上的动作就加大一个力度。
“山下野智,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了!快放开人质,不要去伤害无辜的人!”
工藤新一看着不远处的人质,突然对这个人质有种特别熟悉的感觉,但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再细细打量一番——这位人质与其他人质不同,她被挟持后异常冷静,没有大喊大叫,只是静静地等待警方救她。
真的,像她,很像很像她。
“嗯?”
“哼。终于——”
工藤新一笑了一下,随后面色紧张起来。
“别过来!难道你们想让她死吗?”
“当然不想。我劝你快点放开人质!”
随后,工藤新一朝一旁打了个手势,那边的目暮警官先是皱了皱眉头,然后点了点头。
“砰——”
“喂,喂你快起来!”
工藤新一朝人质的小腿开了一枪,然后向人质的方向跑去。
一把抱起,眼里流露出许久不见的温柔,那眼神,包含了好多内容,有愧疚,有疑问,还有思念。
在人质中弹的那一刻,警视厅的人立马把山下野智逮捕了。把人送去警视厅后,佐藤警官朝工藤新一问道:“工藤,人质怎么样了?”
“哦,兰她没什么事,就是小腿被我打了一枪,脖子上有一道少量出血的勒痕。”
“那就行,等等,你、你说她是——”
“毛利兰。”
“消失了六年的毛利兰。”
“让我找了六年的毛利兰。”
“我日日夜夜思念的毛利兰。”
「三」
“兰!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啊。”
铃木园子看着眼前的闺蜜,激动地冲上去抱住她说。
“你小心点,别碰到兰伤口。”工藤新一不满地说道,心想:我还没机会抱我媳妇儿呢你怎么就抱上了呢?
“好啦好啦,新一,园子你们别老一见面就吵架啦。”
“对了,兰,”铃木园子问“你为什么一直在国外不回来呢,你不说要散散心吗?”
“我就是去散心啊。”
“哪有你散心散这么长时间的!六年啊。”
“好啦好啦,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话说,你们俩真是有默契哎,执行个任务都能碰上,还来个英雄救美,是不是?”铃木园子用手勾住两人的脖子,在两人中间调侃道。
“对了园子,你什么时候结婚啊,新一告诉我,你这几年一直不结婚啊。”毛利兰问道。
“还都不是因为你嘛。”铃木园子不满地撇撇嘴。“你一直不回来,谁做我的伴娘啊。我们不是说好了结婚时要做彼此的伴娘吗?”
“抱歉抱歉,园子。”
铃木园子走到毛利兰身边,小声的对她说:“兰啊,你家那位好像不太愿意我在这啊,你看他一直在盯着我看唉”然后向两人挥挥手说道:“兰,我先走了,下次有空再会哦,拜拜!”
“拜拜!”
.
两人结婚之后的某天
“嘛,新一,我问你哦,你当时是怎么认出我的?”
“你化成灰我也能认出你的,更何况……”
“嗯?”
“我说过不管你去哪,哪怕是天涯海角我也一定能找到你的啊,小笨蛋。”
说罢,他低头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还有啊,小笨蛋以后不要散这么长时间的心哦,我会担心的。”
.
“兰,我终于找到你了。”
.
“新一,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兰。”
The End